古生物兽医

totojess:

[Frozen] For the Queen who has Everything CH1


為擁有一切的女王


類型 : 譯文, 黑化Elsa, incest


配對 : Elsanna


作者:不詳/匿名


癈話: 很久之前在Tumblr找到的一篇文, 繼Tempest之後我最喜歡的黑化Elsa而且哭死我了。由於作者是匿名又沒有人放到ff.net或是AO3, 所以非常可惜地鮮為人知。一個不小心就翻譯了給朋友看, 共十章+結語。 沒什麼地方好放所以先放在這裡吧...... 反正這裡人少不怕放渣譯文XD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自Queen Elsa加冕以後過了一年。自大解凍以後過了幾乎一年。他們決定將兩個事件放在同一天慶祝,理由為不可能同時準備兩個時間相隔這麼近的大型節日: 所以,在Elsa的建議下,在回歸之前她並沒有真正的成為女王。



每個人都送禮物給她。Arendelle裡只能找到一些小東西: 花卉,石子。Elsa不支持傳統,因為壓根兒是她的錯才會讓他們有大解凍這回事,不過好像沒有人在意。



以及,這是她第一次加冕。他們必須使它成為特別的。



Kristoff在山上,與Sven努力地修復她的冰城堡。Elsa住在Arendelle後,它已年久失修,現在只有那位似乎因為有一個頭飾而收斂了脾氣的Marshmallow佔用著。



據Anna所看,Olaf正在用積雪堆一個雙胞胎給自己。他似乎糾結於獨角獸的角和鼻子之間的差別,儘管如此,這也是一個努力過的製成品。



至於她的部分,Anna仍在苦惱中。她可以送什麼給Elsa? 她認為自己的禮物必須是最好的: 畢竟她是Elsa的妹妹,而且在某種意義上是Elsa拯救了凍結中的自己(...即使Elsa是凍結的原因)。



就這樣當時她想到了一個主意。當Kristoff從山上回來,Anna借用了Sven,讓他帶領她到森林中的空地,那個一年前他們遇到地精的地方。



大解凍後,她與Elsa有過一段談話: 她得知道自己曾經知悉姐姐的魔法,並通過trolls的魔法忘記了。她還知道了是因為那個意外才讓她忘記,也導致了Elsa悲傷的隔離。



"哈囉?"Anna說,帶點靦腆,不確信哪個是岩石,哪個是地精。



她遲疑的往前走到空地的中心點。仍然沒有動靜。她皺著眉頭朝一塊比較大的岩石伸出手,尋找生物跡象,或者氣息,嗯,應該說任何巨石之外的東西。令人欣慰的是,一陣顫動聲穿過她周圍的石頭 : 他們像球般滾動著,在接近她的時候才展開身子,數十只,數百只大眼睛,笑嘻嘻的望著她。



“Anna!”



“是Anna!”



“回來了!”



“是Sven!”



“Kristoff變成Anna了!”



“……你真是個白痴。”



“是Anna!”



Anna的眼睛掃視著地精群,強烈希望他們不會給她更多愛情生活的建議(尤其是現在唯一在她身邊的人只有Sven)。不久,她發現了比較熟悉的,比較有威嚴的 Pabbie。



在任何一個地精提供不必要的忠告前,她走近他,蹲下一點使自己和他成水平。地精群挪出空間讓他靠近。



“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?” Anna說,並快速概括她的計劃。



地精擁有魔法:這是顯而易見的。根據神話,他們可以創造奇蹟:雖然Anna懷疑這些故事的真實性,她只能希望是真的。



其中有地精授予願望的故事。修改過去,做出不同的,更美好的未來。如果她能改變遙遠過去的那個事件,阻止自己的頭被凍結,防止Elsa的隔離......這是一個完美的禮物。



當她說完後,Pabbie望著她,嚴肅的眼神。



“所以,”Anna結結巴巴地說,“可以嗎?”



“可以,”Pabbie莊嚴地低下頭。 “這是我們的能力範圍內。或者,至少,這是我們可以使用的權力範圍內。“



Anna揚起笑容。”OK! 所以,你可以做得到 -  好吧,你當然可以。你才剛說你可以。所以,你需要什麼東西?有什麼特別的需要?"



“沒有形體的東西,”Pabbie說。“來自持有力量之人的賜福,以及這片土地的擁有者之同意。”“好吧。所以 - 呃,我在哪裡拿到?”



“我是持有力量之人,” Pabbie說。“這片土地的擁有者將是你的姐姐。她的血統是君主制的:土地尊重血統。作為長子,她擁有土地的所有權。”



“所以,她的許可嗎?”Anna說。“OK。我能做到這一點。我們怎麼做呢?“



Anna 熱切期待: 地精們卻看似沒有。其他人已經陷入了寂靜沉默,年輕的也後退了幾步。Anna 沒有注意到:太專心於Pabbie了。



“我必須提醒你,”他說。這魔法 - 絶非簡單,威力方面遠遠超過你姐姐所揮動的冰魔法:正因如此,才擁有無限之可能性,請務必確定這是你想要的。“
“沒錯,沒錯,”Anna說。”那種孤立... 它毀了Elsa的生活。如果我可以阻止,這是值得的。“



“你的心是純潔的,”Pabbie若有所思說,“你的願望真誠坦率,也許這會幫助你。不過,我必須提醒和告訴你 : 如果在任何時候你試圖撤消此改變,你將需要兩個相同的條件。獲得Arendelle君主的同意,並來找我。”



雖然她覺得沒有此需要,Anna記住了這些信息,以防萬一。



“好吧,“她說。 “明白了。我需要做什麼做的呢?把Elsa帶來這裡,還是直接問她,或者 - “ Pabbie抬起地面的一顆鵝卵石,朝石頭吐氣。他的呼吸裡閃爍著一些火花:粘在石頭上。



“Noaidi. Ta tid pa jorggihit,” Pabbie低語,Anna立刻陷入沉默,感受咒文的力量。 “通過血液,通過根源,吾召喚.... Noaidi。”



那顆石頭突然亮起來,明亮閃耀,然後暗下來。Pabbie遞給Anna,她接過來,驚訝地發現它溫暖的觸感。



“讓女王表達她的意願,並告訴石頭你想要什麼。時間會改變。願它如你所願。“



所以這就是為什麼現在Anna在纏著Elsa,讓Elsa同意未知的東西。她不想破壞這個驚喜,如果這還算是一個驚喜:Anna不認為Elsa能記得這些事,因為時間會改變,不過她還是希望保持驚喜。



無論哪種方式,這禮物是值得的。



“相信我,Elsa,”Anna說,跳過一片薄冰,並跟著女王回房間。“我只需要你同意我想要的。畢竟,你知道我不會做壞事的。“



“好吧,” Elsa說。 “你成功了。我同意任何你想要的。“



Anna笑了,靠近並跳上擁抱她的姐姐。然後她往後退離開了房間,低聲地對Pabbie的鵝卵石說。



當Elsa打中了我的頭,我希望她失了。我想那天晚上愉快的結束:我不想Elsa越來越害怕自己的力量。



她把唇印上卵石上的溫暖,希望這樣說就夠了。然後,石頭在她的手中碎裂:在她的指尖下化為塵土。



過了有點長的,可怕的一會兒,Anna覺得她可能是失敗了。好像什麼也沒發生。然後,世界改變了。



一陣旋風,一陣強烈的,猛烈的,刺骨的暴風雪。在一個短暫的瞬間,一雙眼睛閃過她眼前:深藍色,像天空和像冰一樣。



Anna沒有感到太驚訝,畢竟她知道來源:Pabbie提到了這魔法力量。她不想知道比這更多。



有人喊著:一瞬間,她覺得自己像是變回了孩子。在Elsa的冰上滑雪, 跳著舞:笑著,玩著,没有動盪的生活。



她沒有看到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,這個奇怪而模糊的過渡期使她喘不過氣來。然而很快地,變成漆黑一片:她四周的暴風雪越來越猛烈,直至 -



Anna喘著氣,失足絆倒,冰冷堅硬的地面,和雪。她順了一下呼吸,坐起來顫抖著,環顧四周:到處都是冰。她能看到的只有雪,沒有一絲陽光。



一剎那前還是白天的,一輩子前。她是不是也穿越了時間?或者只是天氣不同?



然後她的眼睛適應了黑暗,她看到自己身處的地方:墓地。呃,真是令人感到愉快...



不管怎樣,她伸手按著旁邊被冰雪覆蓋的墓碑來支撐自己的重量,站了起來。她的觸碰掃走了冰雪,讀著那些文字的她呆住了,墓碑上絕情的刻著:



Anna Arendelle



公主 . 妹妹



長眠於此。

评论

热度(23)

  1. 古生物兽医totojess 转载了此文字